這個月比較常跑 EKG,也比較常穿梭在 ER 跟 ICU,有時總是看到一些令人鼻酸的畫面。

那天在急區,一位婦人,我想是車禍吧,身上有多處擦傷,臉上也佈滿了血跡,不知道是她的鄰居還是友人二人來到急區確認是不是她?從面容上也無法確認那是不是自己的友人,只輕聲的聽見他們說,那手指很像是她。後來,她的兒子來了,兩個友人拉著年輕兒子,問著:這是不是媽媽?年輕男子說:是媽媽。他沒有哭,他的臉上有複雜的神情,似乎在那一瞬間整個人傻住了。下午,我在 ICU 門口看到那個年輕男子,我想,他可能還無法接受。

經過 2BI 時,我竟遇見了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我差點記錯他的名字,其實她的名字該念日文,而我念成了英文,不過她連我的名字都忘了,還忘記我們是在那認識的。她說,她的親人住在裡頭,一個 21 歲的男孩,車禍。我想,她一定很難過,人生這麼無常。而最後,他還是走了。我很訝異竟在這個地方遇見她,卻也沒想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