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買了很多書。
雖然有很多是工具書,都在有需要時才拿出來看,也會多少看個幾本。

昨夜,讀了九把刀的「媽,親一下」。

姐妹們都知道,像我這種淚腺異常發達的,鐵定滴了不少眼淚。沒有錯,大受感動。他的作品我拜讀的並不多,幾乎絕大部分都是經由哥轉述給我的,真正閱讀過的,也只有哈棒跟功夫。那本少林第八銅人還在書架上沒動(雖然裡頭演什麼,哥全都口述了)。

看完這本作品後,深覺,像他這樣神精病的人還真是孝順的孩子。(呃...請原諒我這樣子形容,我的意思是滿腦子瘋狂怪誕怪想法的人,只是我覺得這詞說,比較有力。喜歡他的人別打我..b)他的某些作品可能比較讓我不敢看?(比如裡頭有斷手斷腳的...bb)各本作品差異很大,可以談情說愛,也可以打打殺殺?@@ 記得上回看完「13」前一段(一本懸疑的翻譯小說),當天晚上我就作了怪夢,嚇得我不在敢再在晚上看,只好等大白天才拿出來看。

並且,該書中有提及前一陣子播出的大愛劇場「人生旅程─緣」,一開始我翻到阿拓這名字時,心一驚,不會是同一個阿拓吧?漸漸回想,電視劇播出時,阿拓的確有一個寫故事的朋友。由於這部戲我是跟看的,有時晚上沒課,就陪阿母一起看,所以沒看全,跟本無法想起阿拓那位朋友的名字。翻閱到書本的後段,九把刀將整個事件交代一番,原來,真的是同一個阿拓。事實上,阿拓也是個孝順的孩子。

原來,還是有很多孝順的好孩子,人生旅程的第二單元主角也很孝順,忽然間想起我們家那個不太成材的弟弟,什麼時候才可以像他們那樣成熟點,他也不是不孝順,只是很多很多事情,都沒為自己好好規劃,空讓家人擔心。而且自從去了台中之後,經常很放盪,時間一點一點在過去,他老是讓阿母擔心他,我總覺得他老是長不大。唉呀,我多希望他可以像阿拓或是九把刀跟阿母說:「以後我會怎麼樣怎麼樣,就可以讓妳不用再辛勞之類的...」

「緣」一劇播出時,阿母常說,她很喜歡阿拓叫著「媽媽、媽媽...」跟拓媽撒嬌的樣子。我知道在阿母她內心裡頭的渴望,我從沒看過弟弟跟阿母撒嬌的樣子,自從去了台中,感覺上更疏遠了。經常今天回到家裡,明天就回去台中,也不會常常打個電話跟阿母請安一下,唉唉~ 我怎麼在這發起牢騷了呢?

書中一段提其九把刀去補牙,說起命理節目那段,頓時讓我想起阿母前幾年去開甲狀腺的情況,先是阿母自己摸到甲狀腺有一塊東西,後來去求診,洪醫師(我們的家庭醫師)推薦我們他認識的成大內分泌科醫師。那時我還在工地擔任護士,莫名其妙那陣子竟在眼皮上(眼睛跟眉毛中間的部位)長了顆很大的痘痘,正常人應該都不會在那裡長出痘痘,眼皮油脂的分泌很少,根本不太可能會長出痘痘。公司裡有個懂命理的長輩看到我那顆奇怪的痘痘,就同我說,這個地方長痘痘,表示最近父母的身體會不好,我嚇了一跳,直呼別亂說,心裡蠻怕的,不敢亂想,壓根沒想到阿母甲狀腺上的腫瘤。是後來阿母要開刀切掉那顆腫瘤,我才憶起這件事,心裡直發毛,還好是良性腫瘤,手術完癒後也良好。從此之後,我一直很注意我的眼皮,千萬不可以再長出什麼怪東西,粉刺痘痘一律不准。

在手術室外,才第一次感覺到,雖然自己身為醫護人員,但面對自己的親人有所病痛,內心還是頗慌張,更不用說是對醫療不了解的人,心中會有多無助。晚上,我就睡在醫院的陪病床上,阿母因為有靜脈輸液,一兩個小時就會想解尿,夜半裡,阿母一叫我就醒了,睡得不安穩。事實上我心裡還是很怕,雖然知道人生到終,總是會走上的路,但畢竟這個課題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準備好,每次去拜拜我就會說,請保祐爸媽身體健康,平平安安,長命百歲。

後來刀媽在住院期間患了肺結核,住在負壓隔離病房,我才知道原來台灣有醫院是隔離病房住兩個人的,至少從我以前實習,到後來在工作見到的隔離病房都是單人房,包括保護性隔離。說實在,醫院的環境真的蠻多病菌的,其實生活中結核菌就在空氣中,只是因為我們抵抗力佳,加上空氣中病菌數量不多,所以不會中標,但需跟開放性肺結核的病人接觸就要帶上N95,病菌會經由呼吸到散播,這樣的病菌量應該很大了。

那想起來,我們醫院應該算是還不錯的啦,只不過除了單人房以外的病房比較擁擠,每次我推心電圖機器去病房,老是會撞到隔壁病床。上回跟羊去新店慈濟看羊爹,慈濟是我目前看過病房內的配置最大大大的一家醫院,完全不擠,可能因為是新醫院的關係嗎?我們醫院也才開院兩年多呀,算是新醫院吧?

前一天說隔天會寫文,結果...事實上我有寫,不過斷斷續續寫了三天,咚咚咚咚的唸了一堆東西,所以一直都把沒寫完的文隱藏起來。接下來,我還是拜讀一下「少林第八銅人」吧,畢竟那是得獎作品,看看一部把對白抽光還能高潮跌起的作品。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ach
  • 媽, 親一下我一直沒看完...<br />
    功夫也很好看... 我比較喜歡都市恐怖病系列的XD...<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