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下雪,連續三天下雪。

看著窗外的雪花,我憶起豪姬在窗台上看著飛雲的景像,又或者是連嬋在雪夜給飛雲送傘的樣子。那夜,豪姬在雪中目送著飛雲,連嬋跌落在雪中,飛雲有了跟她的互動。

看著天空飄下來的雪花,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這裡的空氣很乾燥,即便是下雪,也不像下雨一樣讓人覺得不舒適,只是單純的冷。雪不是很大,小小的,像小鹽巴一般的灑下來,有時隨著風飄在空氣中,又或者更大的雪,也僅像木棉絮飄在空氣中。因為不是暴風雪。

昨日,我參觀了楓糖農場,一片乾枯楓林,遍地的雪景,彷彿能看見飛雲練刀,或是他那一身黑色勁裝搭就岳國城的模樣,然後被宮寨主發現是他兒子。:p

一點點的雪,讓人很有感覺,刀歌這部戲好像就浸在雪中,只要一想起任何一個畫面,就是雪景,豪姬用飛雲的袖子圈住自己的模樣,似乎因為雪景,而讓人更覺得心疼,讓我不禁落淚。就連我撰寫的外傳,豪姬也是在下雪的夜晚與飛雲相遇,並在雪夜中告別。

每回我在台北,要是下雨的夜晚,雨不太大,我抬頭看著落下的雨,由橘黃色的燈光照著,總也讓我想起一些畫面,有些感慨。

實在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我們也認識快八年了,我很想妳們呀。盈在下雪的日子感慨了起來,很抱歉寫了一篇只有姐妹們看得懂的文。:)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icky
  • 「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br />
     十年都黎緊頭啦,老細~」(煙)<br />
    這種事情仔細想起來還滿可怕的 (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