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的生活大概是我本來想像中的澳洲生活,早睡早起做事,中午過後,吃午餐,悠閒的過一下午,做做自己喜歡的事,曬太陽,做手工藝,做菜,生活很愜意。

一開始從農場主人愛倫姐 Ellen 那邊聽說只有兩個人,一個來自英國的女人如姐 Ruth (a woman from England,愛姐的信中是這樣寫的)、另一個是來自巴西的阿路 Luis。

(那時我有偷猜如姐大概是三十多歲的女子,沒想到.....)

在經過五百多公里的長途征戰後,從 Perth 到 Denmark,中途經過瑪格利特河 (Margaret River) 順便拜訪張董 Robbins,當晚在瑪格利特河鎮上張董推薦餐廳吃了好吃的一餐。到達 Denmark 當晚,愛姐帶我們去吃丹馬克鎮上唯一一家中國餐館吃晚餐,因為它是鎮上唯一一家,所以就算菜色只是爾爾,還是不會倒店。(其實真的不好吃,希望外國人不要認為中國菜就是這樣 Q_Q)

隔天一早來了一位叫羅斯的阿伯,來教我們怎麼蓋房子,聽說他花了幾年時間蓋了一間自己的房子,現在換要來蓋愛姐的房子 (基本上他是來指導的),當然找了我們這些換宿的義工來幫忙 (我們才是勞力工作者)。可能原本只有阿路跟如姐兩人 (也蓋不了房子),加上那一陣子常下雨,所以聽說他們在之前有好一陣子都沒在工作。

由阿路當混泥土預拌工人,其它人在工地亂搞。當晚,來了另一位加拿大女生馬姐 Mallorie (但根據少爺供稱,愛姐在信裡是形容為 Canadian woman),隔天又多了一個人一起亂搞工地。事實上,馬姐是正值青春年華的 23 歲,阿路好像是 24 歲,而如姐聽說是 25 歲,總之,就是都很少年。

大約相隔一週,少爺 Ryan 來了,我記得那天我們正在處理被費歐娜 Fiona (農場的豬) 翻開的地皮,費歐娜八成是因為聽到她要被送走,所以抓狂的把草地都翻了,挖了一堆洞,阿路還一邊修復地皮,一邊大喊要把費歐娜做成培根。遠遠的看著一台車開過來,車內的人一進屋子就跟我們問道:「阿路在嗎?」(在遠遠的 Dio 葛就玩笑的說,這人八成是阿路的男友,一定是來找阿路的。)少爺此話一出,讓我們更加堅信,他是阿路的朋友。(後來才知道,不是這樣,是愛姐在信內要少爺來就找阿路,阿路會跟他做環境介紹。) 但這天阿路好像因為下午有工作,所以早早就出門了。

這時屋子裡已經住滿了兩間房間各三個人,如姐跟阿狗住在客廳旁用書架隔出來的空間。八成不會再多人了吧,沒想到事情不是這樣,沒多久之後,我們得知,還要再來三個人。

瞎咪?再三個人,是要住到沙發跟浴室區了嗎?當然不是,愛姐就開了二宿 (應該稱為四宿,從上面數下來第四間,平常是用來出租的民宿,搖身一變就成為了我們 wooffer 宿舍)。新加入的成員是來自南非的黛姐 Diane,與德國精工二人組的德國兄弟 Hias、Andi,一樣,都很年輕。

而論年齡應該是最大的 Dio 葛,其實外表很年輕,東方人的好處。我們三個被愛姐稱為「三個台灣小孩」(Three Taiwanese kids),這是少爺說跟愛姐通信獲得的訊息。

有多人加入之後,蓋房子的實力就更堅強了,應該除了德國兄地沒有亂搞之外 (畢竟是德國精工),大家都在亂搞。不過房子還是有蓋的好好的,雖然亂蓋,但是羅斯阿伯也沒多講什麼,我想他會有辦法修復的。

最後加入的是保羅阿伯 Paul,我沒探聽到他幾歲,但目測外國人的年歲通常是很不準,他是從英國運摩托車來的 (但後來聽說是用買的),一路風塵僕僕地騎到 Denmark,感覺他非常的勇,而且摩托車很帥氣。

但最帥氣的是他獨力把愛姐一個像鳥巢的置物間,重新打造成收納完全整齊的工具間。(沒圖真真相。對,但就是沒圖。) 他只停留幾日,做完工具間就又離開了。

最後,我們在工地裡大合照,以茲紀念。

全盛時期大合照

11 個人加上一隻阿狗,由左至右:摩托車騎士保伯 Paul、天使神人黛姐 Diane、王先生 Dio 葛、阿狗主人如姐 Ruth、馬家大小姐阿路 Luis、王先生的秘書豬小盈 Candy、愛健康又吃爆米花的少爺 Ryan、敢於推倒的瑜珈高手馬姐 Mallorie、王先生的寵物兼外甥女胖芃 Ariel、德國精工二人組之德國葛格 Hias、德國精工二人組之德國底迪 Andi、最下面是的是自以為是人的阿狗 Marley (Spell correct?)。Photo by Mallorie 的相機。

他們都是很有趣的人。

少爺一開始滿口髒話,那一陣子阿路不知道是吃到什麼符水,也跟著一起講。有一次在工地調整磚頭對齊,Dio 葛不小心推倒了剛黏上去的磚頭,我就順口一出:「What are you fxxking doing!」結果大家都笑了,少爺還說我變成了正港的澳洲人了。Ryan 常笑說自己不算是澳洲人,因為他在南非出生的,一次他問我,到澳洲來之後,最不喜歡澳洲那一點?還附加的說,讓我盡量講,反正他不是澳洲人,所以他沒差。

至於他為什麼會被稱為少爺,是因為那時我幫 Dio 葛做的一頂帽子,他戴起來活像是個書僮,我笑說:「你家公子呢?」Dio 葛直指在窗邊玩電腦的 Ryan 說道:「我家公子在那邊。」而事實上,他的家世背景的確稱得上是少爺一個。(笑)

其實少爺有一顆小小的心,愛護小動物 (大動物應該也愛護),連小螞蟻他也愛護,基本上這一點讓我覺得他真的好像從南非來的,有禮貌又紳士,思想......算是成熟吧 (23 歲可以有想法算是不錯了,我 23 歲時還在醉生夢死),做事認真,耐操好用。算是有教養的澳洲人吧~ (事實上我以前在台灣遇到的澳洲人讓我印象很不好。)

跟阿路玩起來,又像是五歲大的孩子,會衝來衝去,打來打去,我們一起去 Tree Top Walk 時,還狂搖吊橋,讓人很想揍他。

馬姐則是如我印象中的加國人,有禮、熱情、又有趣,她還是個瑜珈高手,柔軟度一流,遇到像我這樣英文不太通的外國人,也會有耐心的用簡單英文交談。是個吃海鮮不吃肉的素食者。

如姐是完完全全的素食者 (Vegan),連奶蛋都不吃,連帶的她的阿狗也跟著吃素,是隻吃素的狗。(當然她有不小心吃到葷的時候),有一次少爺把肉乾放在沙發上,沒想到發現時只剩袋子,已經被阿狗吃掉了,大家一陣驚叫,好像發現小朋友吃到硬幣或玩具一樣。可是阿狗一臉無辜的看著我們~ (反正也吐不出來了,而且應該很好吃~)

我一直跟 Dio 葛說,阿路看起來好像電動裡頭的人物,只要有黑人,都是長這樣的。而且他長的很好看,身材,可以說非常好,他的腿很美。我猜他大概把我們當姐妹了,某次他一條褲子破了,讓 Ariel 幫他修補,補好之後,他當場就換來試試,讓我跟 Ariel 欣賞他的美腿還有小褲褲。(我當時有點傻眼~)

黛姐被我們形成成像天使神人一般,感覺她享受生活中的每一刻,每一個情況。有一回,因為如姐忘記關農場車子的大燈一整晚,導致車子沒點發不動,隔天她要用車去工作,就只好走路去,well.....那是要走個一兩個小時的路程,她卻說,這樣她可以享受走路的樂趣。

除了我們一票 wooff 的人,最主要農場還有幾位特殊角色。

例如:頭髮都不梳的 28 號。

德國葛格 Hias 與 28 號

牠每吃吃東西都搶輸其他牛牛,而且根據 Dio 葛目擊有一次牠自以為自己是羊的在草地上奔跑,還想像羊一樣跳過障礙物,結果絆了一下,爬起來還四處瞻望的看一下,就當沒事的自己走開了。

還有,聽說現在叫聽說現在叫草泥馬的羊駝。
聽說現在叫草泥馬的羊駝

除了白色的還有咖啡色款可供選擇,牠的毛相當柔軟。英文叫 Alpaca。

可惡的火雞一家人。
火雞一家人

每次都當在路中間,好幾次我都覺得牠們要被車子壓扁了。而且都會吃我種在菜園裡的菜,我的小波菜都沒了。而且很妙的,牠們都不怕有電的圍籬,可以直接穿梭,所以就到處亂跑了。

最後是僅存的小鴨子一家人。
P1020196.jpg

有一陣子少爺跟馬姐都會去找找有沒有新鮮鴨蛋,但不知道為什麼,都沒找到,所以,小鴨子們就出生了。真的超可愛的,而且從小就會游泳喔~ (還好鴨媽媽有藏好,沒被我們吃到。)

還有一定要介紹的愛狗人士,
農場主人愛倫姐 Ellen 跟芮妮姐 Rani。(她們總共有四條狗)
大合照  

左起:德國葛格 Hias、黛姐 Diane、德國底迪 Andi、川島彩荷 Ariel、愛狗人士芮妮姐 Rani、你知道你知道愛倫姐  Ellen、躲在馬姐後面的少爺 Ryan、曬得非常健康的馬姐 Mallorie、豬小盈 Candy、王先生 Dio 葛。Photo by Diane 的相機。

愛倫姐每次跟我們講話,口頭禪就是:「Well.....you know...」我一直很想接:「Actually, I don't know.」可是我沒膽講,哈~

德國底迪 Andi 不只會烤 Pizza,還會做法式可莉餅,可以說是新好男人一枚。我順道跟他請教了些配方。(愛姐對於德國兄弟的形容正常了一點,是德國男孩們 (German boys),大概是因為對他們寵愛有加吧~)

那一陣子,大家一個接著一個離開,真是讓人感傷的不得了,都沒心情做工了。但現 在想起來,好懷念唷~

 

 

, ,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