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愛情,就是愛情。
 很多人認為網路上的愛情是虛擬愛情,但是…這仍需要愛。
 所以對我而言虛擬愛情,就是愛情。」

當妳這麼問 C 時,他是這麼回答妳的。虛擬就是不真實嗎?或許有一小部分是不真實的,但是最終會有真實的部分。從補習班騎車回來的路上,妳反覆的想著他所說的,寒冷的風不斷地吹拂著,讓妳的腦袋可以更加清楚的去思考這個問題。是,虛擬愛情是愛情。就像男人跟女人有所分別,不過都是人類。

曾經 C 說他的一些朋友認為網路上的愛情、網路上的女孩是隨便的,甚至感到輕視。但他不這麼認為,他很真誠的去尊重每一段感情,並且他會去對這些朋友說明他們的想法是錯誤的。這是對妳說的?抑或是對 L 說的?妳不清楚,也許都有。因為妳跟 L 都是擁有一段網路戀情的女孩。

                *                *                *

「如果網路戀情就是人們所謂的虛擬愛情的一種。
 那麼,妳正陷在一場虛擬愛情當中。」

在認識 C 之前,妳已經沉溺在 BBS 一年多了。不可避免的,妳曾經遇過很多前來搭訕的男人、男生,又或者稱為男性網友。通常剛開始的交談內容不外乎是「妳幾歲?」「妳住哪?」「妳什麼學校?」之類的白爛問句,直到最後…有時甚至交談不到十句話,就有「妳電話多少?」直接要求換電話交談的情況出現。通常這會讓妳直接打入冷宮,列為黑名單。

妳曾經遇過最誇張的情況,是剛進入一個聊天室不到十分鐘,當場有兩個男性網友說妳是他的女朋友,因而爭吵起來,妳並不認識這兩位仁兄,也才說沒幾句話。這不是在說妳有魅力,在網路上的妳只是一個 ID、一個暱稱,能有多大魅力?妳只覺得,妳遇上了瘋子。

                *                *                *

「基本上,網路是讓人感覺消沉隨便,但畢竟只是少數。
 大多數人還是擁有強烈的自我保護。」

J 曾說,她可以毫不保留的在網路上發表她的心情、她的日記、她的生活點滴,因為她不怕,誰也不認識她,她只是一個 ID,當有人問起她所寫的文字點滴,她可以大膽的跟對方說明。因為 ID 便是一個保護她的最好的防護網。

H 也說,不要太過於相信他的文字、他的文章。他說:「我常用煽情、濫情而且多情的形容詞包裝我的文章。」煽情、多情是他刻意製造的假象,因為他不想太過於真實,被人看穿。保持一點神秘總是有一些保護。

不論是 J、H、還是妳,你們都一樣,保護著自己,在網路上。

                *                *                *

「From XXX!告訴我你是誰?」

這是一封很特別好玩的轉寄信,饒富內容,絕對不是沒有營養的病毒信。收到這封信的人按照信中指示的問題,填上自己的答案,便是一封獨一無二的個人資料,然後寄給所想要傳達的朋友,當對方收這封信時除了經由信中的內容更加的了解朋友,也一樣的填上自己的資料,寄給自己的朋友,讓朋友更加了解自己。

當妳第一次知道 C 的真實名字,就是經由這一封信。那時,距離妳跟他第一次交談,已經過了一年又一百一十二天。這段期間,妳們的交談,在妳的記憶當中,幾乎沒有妳所謂的白爛問句。你們談論很多想法、道理,偶爾還會為此辯論一番。

應該說,妳尚未接觸到這個人的皮相、外表,妳就先接觸到這個人的內心世界了。

                *                *                *

「請問妳今晚有遇到 R 嗎?」

這是一個問句,也是一個開端。R 是妳一個朋友,也可以說是網友,妳們是透過網路認識的,只因為妳們共同喜歡同一件事物。R 也是 C 的一個朋友,他們怎麼認識的,以前妳沒有問過,只是大略知道是因為另外一件共同喜歡的事物。

1999 年年尾、2000 年年初時,那個妳們常連上相聚的虛擬地點,硬碟壞掉。以致妳們一群朋友沒有辦法找到相聚的定點,最後在另一個地方申請了一個相同的看板,才得以讓大家相聚,就好像蓋了一個新的家。妳並不知道 C 也到了新聚點,當他這麼問時,開啟了妳跟他的第一句話。

這是 2000 年一月二十八日。

                *                *                *

「我覺得,妳很勇敢。」

妳一直認為,妳跟 C 之間,是因為 R 而牽起的一段情緣。R 在知道妳跟 C 的戀情時,她對妳說:「我覺得,妳很勇敢。」

妳問:「為什麼這麼覺得呢?」妳並不覺得有任何勇敢之處。

R 說:「因為妳勇敢去表達妳的愛,並且接受一段網路戀情。」

R 不曉得妳對於 C 的信任,是來自於她。如果沒有她,妳相信事情絕對不會有現在這一段戀情。妳不知道 R 是不是難以接受網路戀情?因為妳也從來沒問過。

曾經跟 R 的交談當中,妳提及妳自己的性格,妳是被動的,妳不會去表達妳的情感給任何人知道,因為妳害怕會因此破壞妳跟妳喜歡的人目前的感情,是友情。做不成情人,總比連朋友都沒得當要來的好。如果妳會透漏給任何人知道,那此人必定是讓妳覺得毫無傷害性的。比如說住在十萬八千里,或者根本不知道妳是誰。而也真有這個住在十萬八千里外的人,讓妳偶爾倒倒心裡頭的垃圾。

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給了 R 認為妳很勇敢的想法。然而實際上的妳,根本不是這樣。

妳跟 R 認識兩年多中,她結婚了,妳參加她的婚禮,並且,第一回見到 C。

喜歡手工藝的妳,在那一陣子製作了很多手機鍊飾,上面有每個朋友的名字,每一個都不一樣。也忘記是什麼時候,C在一次交談時,問妳能不能也製作一條送給他?妳便答應了。

跟 C 面對面的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手機鍊飾的材料我買了,還沒製作。」
所以沒有辦法現在給他。

                *                *                *

「我遇見一位讓我感覺灰色的男孩,並且我現在正在跟他談戀愛。」

他讓妳感覺的憂鬱,妳形容成灰色,而不是一般人所謂的 blue。就像陰霾灰色的天空一樣。從第一次跟他交談,妳就對他說:「我覺得,你也是灰色的。」

是,妳用「也」這個字,另外一個灰色的人是 R。
是,所以妳歸為物以類聚。憂鬱,是會傳染的。

他的憂鬱是透過他的文字、文章、言語傳達給妳的,他的文字很憂鬱,因為總是有很沉重的心情在裡頭。每當妳說起他的灰色,他總是不以為意,好像灰色憂鬱就是本來的他。妳仔細看他時,才發現他有一雙灰色憂鬱的雙眼,單眼皮,加重了他憂鬱的氣質。他的雙瞳很清澈明亮。就是之中有一股哀傷的氣息。

偶爾他會發呆、出神地想事情,總是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麼?做著讓人會覺得他超級憂鬱的行為,喝著酒、抽著煙,雖然喝酒抽煙不見得就一定是讓人感覺憂鬱。但在他身上這樣的行為,對於憂鬱,只有加分,沒有減分。

L 是 C 的上一任女朋友,在他的說辭中,妳猜測出來的,C 沒否認,也就知道是 L 了。L 妳也認識,但並不是很熟,C 說這一段感情,也是一段網路戀情,至於他們分手的原由妳到目前依舊是不太清楚。距離,或許是一個原因吧。

網路,有可能拉近了彼此實際上的距離。
網路,卻可能也拉遠了彼此心靈上的距離。

這是人與人相處的法則。
天天見面的人,不見得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即使不見面,卻有可能成為最了解自己的人。

                *                *                *

「愛情只是一個名詞,可以用許多形容詞去加以修飾。
   愛情並不一定是真的,真正的愛情叫真愛。」

F 說虛擬就是捏造出來的,虛擬愛情是一個捏造的愛情。
那愛情是人們所捏造的嗎?愛情,是一個過程,達到真愛的一個過程。妳正在追求讓妳的愛情成為真正的愛情。在只與C見過一次面的情況下,妳們答應交換彼此的心給對方,讓對方來對待。

                *                *                *

「可,我是個很粗魯的人啊...怕傷了弄疼了你的心...」
「我也該學著怎麼溫柔的去對待你的心。」C 當時這麼說著。

他答應,好好善待妳的心,這是給妳的承諾。

當朋友問妳,他長什麼樣子?妳說不出來。更令人驚訝的是,妳只見過他一次,而且還遠在好幾個月前,他的模樣,妳早記不住了。唯一只記著酒宴那天他因為喝酒通紅的臉。

妳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跟他交往,對於那時候的妳,妳只知道,妳為愛情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是妳從來沒有做過的。人說愛情使人瘋狂,愛情使人盲目,妳想,在妳身上這是可以解釋的。妳為愛情做的第一個付出。

也許在妳滿是保守想法的身子裡,有著潛在不可預知的瘋狂因子就連妳自己都不曉得,只待適時的爆發出來。

若愛情會使人瘋狂,虛擬愛情又何嘗不是這樣?

(本文在舊硬碟內挖到,真懷念當年我還能寫言情小說的日子。原來,我也有濫情的年少呀~)

, ,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