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VD_053.jpg  

  大街上,過往人群忙錄著,小販當街叫賣,吆喝之聲響徹大街小巷。熱騰騰的包子剛出籠,大家夥著搶著購買。市集上聚集著比以往更多的人群。

  快馬奔入城內,漸漸緩下了動作。最後在一家客店前停了下來,宮飛雲一躍下馬,將馬兒給了客棧打理馬兒的小廝,走入了客棧中。

  小二立刻向前熱心地招呼:「客倌,裡面請。」

  飛雲入坐後,小二馬上奉上一杯熱茶,深怕招呼不周。

  「小二哥,給我幾碟你們店裡招牌小菜,再打兩斤白酒。還有,給我一間清靜的上房。」飛雲喝了口熱茶,吩咐著。

  「好,馬上來!」小二應聲。奔進奔出忙的無暇休息。

  不久,小二端著酒菜匆匆忙忙地到飛雲面前:「客倌您要的酒菜給您送來了,請慢用!若是再有什麼需要,僅管吩咐!」

  飛雲接過酒壺,先喝了杯。看著接上熱鬧非凡,不禁納悶的問問:「小二哥,怎麼你們這個鎮上特別的熱鬧?人潮特別的多?」

  「客倌您是外地人,當然不知。今天就是咱們鎮上一年一度的『品酒節』,自然是比平時熱鬧許多。入夜之後還有品酒會和飲酒大賽……等一連串的活動,最重要的是『今梅賞』,會選出今年釀出的最佳酒品。話說這『今梅賞』可是釀酒人一生夢寐以求的榮耀。我看今年的冠軍鐵定又是望月樓的豪姬姑娘!她已經連續兩年得獎了,如果今年再得獎就蟬連三年了……」小二滔滔不絕地向飛雲說著「品酒節」一貫的活動。

  飛雲喝著酒,聽著小二說的口沫橫飛。

  品酒……他想起那日在破廟偶遇的那名女子。他就連她的姓名的都不知道呢?

  小二又接著說:「客倌如果喜歡品酒,晚上不妨到街上逛逛,有免費的品酒會和飲酒大賽,據說主辦人王老爺子花了大重金買下豪姬姑娘釀製的十幾罈好酒,若是在比賽勝出,就有機會品嚐。」

  「謝謝你!小二哥。」飛雲說著,打賞他些碎銀子。

  「多謝客倌!多謝客倌!」小二歡天喜地的收下,拼命地道謝。接著又去忙著去接待其他客人。

  飛雲朝外去,是晴空萬里,沒有在度風雪的跡象,但氣候仍是冷寒的緊。

  有酒喝呀!……或許能碰上那名也是喜好品酒的女子!

*     *     *

  夜幕低垂,銀月高掛。是夜了!

  飛雲身著紅上衣,外加栗色外衣,伴著夜風,隨著人群在大街上參觀盛大的「品酒節」活動。

  「要喝酒,就趕緊過來!」一陣吆喝聲傳來。飛雲朝聲音方向看去,聚集了一大票人群,他好奇地隨著人潮向聲響處靠去。

  原來人群包圍住一座樓台,那小樓上張燈結採,像似暗夜中一顆閃亮的星星;樓台上一名身著華服的老者安逸地坐在太師椅上,表現出一派貴氣。看著樓台下的人群有越來越多的趨勢,他不禁看的眉開眼笑。

  樓台下站著剛剛大聲吆喝的男子,一群奴僕正忙著搬運一罈罈好酒,男子則左呼右喝地指揮他們行事。於是美酒擺上了四旁的桌子,人群也擠得水洩不通。有人閒話家常地聊起來,有人稱讚主辦人的大手筆。頓時,市聲鼎沸,好不熱鬧!

  那男子又揚聲喝著:「今天,是咱們玉和鎮一年一度的『品酒節』,我家老爺性好以酒會友,年年舉辦飲酒大賽。現在就請我家老爺跟大家說幾句話。」他手一指樓台上的老者,眾人的目光隨即跟著朝樓台上瞧。

  在於太師椅上的老者滿面笑容地起身,走至欄杆前,對著台下人群說道:「比按以往的慣例,今天便會選出年度最佳釀製的好酒,頒致『今梅賞』。而今年的冠軍不用老夫點明,自然又是豪姬姑娘。」說完,台下一陣掌聲歡呼。「老夫今年向豪姬姑娘買下十幾罈好酒,只要是在今夜的飲酒大賽中得勝,便能品嚐這十幾罈好酒。」接著台下又呼聲一片,也不知是因為有酒喝還是如何?總之,是歡心遍佈四周。

  「至於,今年豪姬姑娘得獎的酒──『夏雪』,今夜豪姬姑娘也在此,」王老爺子手朝旁側一指,又道:「就要看豪姬姑娘肯不肯割愛了?」

  宮飛雲仔細一看,那王老爺身旁的珠簾後,的確站了一名女子。隱約只能見她身著翠綠色的衣裳。

  正當他出神時,身旁突然有人朝他一撞。飛雲定睛一看,是今天在客棧招呼他的小二哥!

  「宮少爺,您也來啦!」小二先開口說道。

  「小二哥,你不用做生意嗎?」飛雲問。難道他們客棧這個時刻暫停營業了嗎?

  「沒有,現在客棧裡正忙著呢!不過,掌櫃的讓我們輪流出來湊湊熱鬧。宮少爺,等會兒也會上去與人拼一拼酒吧?」這一年一度的品酒節,熱鬧的程度可是與過年節相同,所幸掌櫃的人好,讓他們出來玩玩。

  飛雲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也許吧!喝酒乃人生一大樂事,若能酒逢知己那更是痛快!

  「若是在此賽中得勝,與王老爺子結為好友,以後想喝什麼酒沒有?宮少爺,您就去吧!我和小柱子就在這給您加油。」小二慫恿著。

  一旁著小柱子也跟著拼命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現在,我們飲酒大賽正式開始!今年提供的是名響千里的『千里銘』。來人,開酒!」一聲令下,奴僕們紛紛打開上桌的酒罈。

  頓時,一陣醉人的酒香襲來,甘甜辛烈。充斥在空氣中。眾人紛紛討論著所聞到的酒香。

  果真是好酒!有著淡淡酒香味,在空氣中久久不散去。雖不是什麼佳餚美食,卻令宮飛雲有食指大動的慾念。

  「請欲參加者上台,就算是上來品嚐品嚐酒也好。」台上男子一出言,立即有一大票人湧上台去。

  小二推了推他身軀,催促地道:「宮少爺,去嘛!」

  飛雲什麼也沒說,只是搖了搖頭回絕。他並不是不想嚐嚐這酒,只這種拼試酒力的比賽,他無心參加。

  要參賽的人都上台後,主持人說道:「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就是醉了,我家老爺提供了別院供各位歇息。最後一個沒倒下的人,便是勝者。現在就開始!」

  說完,大夥拼命地灌酒下肚,喝酒像喝水般,不用錢的拼命喝。

  就這麼喝著,好幾十罈子的酒都給空了。台上參賽之人已有一大半不勝酒力,自行下場,走不動的都讓人給抬下去了。仍留在場上之人剩沒幾人。有的人喝的肚皮都給撐了,下場後一陣狂吐。

  最後,勝者出現了!他一個人便喝下十罈子酒,讓人好不生佩服。隨後,他即讓人給請上小樓去了,想必會有更好的酒等著他品嚐。

  飲酒大賽一結束,緊接的是「品酒會」上場,奴僕們擺上一罈罈不同的酒,排成一行曲道,如同在逛市集般,一的攤子接一個攤子,每一種酒都有專人在旁解釋它的由來、釀製時使用的材料、年代……做得周到極了。

  飛雲也跟著人潮一一品嚐展出的酒。

  「這『雪中炭』是有名的藥酒,能補身,勁道極為猛烈,寒冬中喝能迅速暖身……」那人詳盡地說著。為在場的人個個添了杯酒。

  飛雲一飲這酒,入口即為辛辣,入腹後,口中那殘留的香甜才漸漸散發出來。

  這是一長串攤子的最後一個,到此結束。每個人都心滿意足地放中的杯子,高興能有此幸喝得這些酒。

  呵!這王老爺子也不是普通的富有,就連這杯子用的也是價值不菲的白瓷杯。家財萬貫可見一般。喝完,宮飛雲也歸還手中的白瓷杯。

  突然,他注意到身邊一個熟悉身影,是暗紅色的披風引起他的目光,破廟中偶遇的女子!

  「姑娘!」飛雲忍不住心中的訝異!

  那女子也是如他一般的驚訝,「少俠?」言語之中難掩驚訝。

  正當兩人沉於驚訝之時,一旁嚐足美酒的小二和小柱子抹了抹嘴,開口介入兩人間:「宮少爺,您慢慢逛。我和小柱子該回去了,不然鐵定又挨掌櫃的罵。」小二客氣地打聲招呼後與小柱子倆相皆離去。

  走遠後,小柱子才疑惑的開口一問:「剛剛那好像是豪姬姑娘!……哎唷!」

  小二老實不客氣敲了下他頭,「笨蛋,什麼好像。她跟本就是豪姬姑娘!」豪姬姑娘那美麗的容顏教他見過一次就畢生難忘。記得有一回讓掌櫃的派去望月樓送東西,才那麼有幸匆匆一瞥豪姬姑娘。

  「哇!她真漂亮!」小柱子一聲驚嘆,「……哎唷!」然後又被敲了下頭。

  「那是當然!」兩人就這麼一路邊說邊走的回客棧。



  看著小二和小柱子遠去的身影,豪姬回神微笑道:「原來少俠也到『玉和鎮』來了!」

  「路過此地,遇此節慶,來湊湊熱鬧。沒想到還能再見到姑娘。」第二次見到她,今夜她身著繡著深綠色衣邊的翠綠綺羅衫,外覆的依舊是那件暗紅色的披風。頭髻上只有一支碧綠翠玉簪,細柔的髮絲纏著緞帶。素靜迷人!一股渾然天成的氣韻旋繞於周圍。

  「是緣吧!」豪姬笑言道。她擺步遠離這片人潮洶湧的鬧區。

  飛雲聞言愣了下,隨候也笑了笑。「是啊!」他也跟著她離去,與她並肩而行。兩人有接續著上回沒談完的話題,談天說地,如逢故知!

  「原來你姓宮!」豪姬停下腳步,面對著他。

  「是。」宮飛雲這時才猛然發覺自己連姓名都還沒報上呢!「在下宮飛雲,請問姑娘芳名?」他握拳一揖。

  「豪姬。」她倒也爽快回答。

  聽聞!飛雲即深抽了口氣,整理好情緒,拱手作揖,客氣言道:「久仰大名!豪姬姑娘。」

  豪姬又一笑。她也沒料到他會有如果之大的反應。她不過是名煙花女子,微不足道。「宮少爺,何必如此多禮,喚我豪姬就好。」

  「欸,那妳也別叫我宮少爺,叫我聲飛雲便成。」既然是朋友,直喚名諱便成,太過多禮反而顯得疏離。

  她笑了笑,才輕聲低喚的聲:「飛雲。」「時候不早了,你回去歇息吧!若是你願意,明日我們再相見,我請你喝我親手釀的酒。你到這兒找我便成。」豪姬伸手一指前方的一棟樓院。

  飛雲朝她指的方向看去,那樓院燈火通明,門上高掛一金漆牌扁──「望月樓」。門前人群熙來攘往、繁華熱鬧,但多半是男人。飛雲也瞧出不對勁,他瞇起了眼,「那兒?」──看起來像男人尋花之地。

  豪姬也看出他的疑問,遂道:「那是我住的地方,青樓煙花之所。你是嫌棄豪姬的出身?」

  飛雲啞言地搖搖頭,「怎會,我只是好奇煙花之地怎會住著妳這般清淨迷人、氣度不凡的女子?」

  「世上沒有完全不可能之事!」她說著。天空默然地飄下了白雪。「降雪了!」

  兩人凝視著暗夜天空,豪姬突然道:「你等等!先別走開。」

  接著就朝望月樓走去,在門前碰到了望月樓裡的媽媽。

  媽媽急欄下她:「豪姬,妳可回來了,王公子來了一整夜了,等著要見妳呢?」

  「不見。」豪姬斷然地拒絕,匆忙地跑上樓去。

  「豪姬姑娘,妳回來啦!」中途遇到天寶、翠雪,她也只是點點頭、打聲招呼。

  沒多久,她又從「望月樓」中奔了出來,手裡握了把傘。

  「這把傘你帶著吧!為你遮雪。」她還有些喘噓噓的。說著,就將散遞給了飛雲。

  「謝謝!」飛雲接過了傘,撐起了傘,為她擋去些雪花。「明日再見!妳也快進去,以免受涼了。」

  「嗯。」她點了點,進到望月樓門內,又回頭看他。

  飛雲轉身離去,看著落下的雪花,手裡撐著傘,氣候嚴寒沒有暫緩的跡象。
  心頭卻暖洋洋的,第一回,在它鄉異地中感受到暖意……


(以上故事中人物出自刀歌,著作權皆由原創者及播映電視公司所有,本人撰寫這故事沒有得到任何利益。)

,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