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VD_099.jpg  

  又降雪了!

  是不是在這個時令她就會想起分別已久的故人?

  「豪姬,天冷了。別站在窗邊,小心身子。」

  「不打緊,我不冷。」一回眸,她的身上已然覆上一件溫暖的披風。

  掬起一朵雪花,透著涼,直上心頭。

  飛雲……他與連嬋可好?

  多年不見,今夜的雪讓她想起連嬋在望月樓外靜守著飛雲的夜晚,那夜她與飛雲聊了許多,她早已明瞭飛雲的心思全懸在連嬋身上。

  她不過是紅顏知己,不是他的妻。
  這樣的結局,不是她早就預想到的嗎?

  自荊山比武之後,他就離開了望月樓。反正心中懸繫的人已不在那兒。

  「豪姬!豪姬!」猛然她被一陣呼聲喚回了神。

  「關上窗吧!小心冷著了。」她還未來得及反應,窗子就讓人給關上了,隨即,她也被推入溫暖的廳堂。

  「先喝口熱茶吧!妳看妳手都冰了。」接著,她手中也多了杯熱茶。

  「我不打緊,這些事讓翠雪做就成了,讓你這個客人來我這什麼事都自己動手,令我過意不去。」喝了杯熱茶,她的面頰才顯紅潤。

  「說這什麼話呀!妳這兒我熟悉的跟自個家一樣。還分什麼主客?這麼見外?」說著,他為豪姬換了杯熱茶。

  豪姬笑了笑,道:「也是!」她總是說不過他。

  「剛在發什麼愣?想什麼?」

  豪姬笑著,低了眼眸,沒說些什麼。

  「飛雲?」他知道,用不著他猜,便能知道她發愣的原因。

  豪姬眼中閃動了下。是讓他說中了心事!「今年的初雪來的特別早。」她的眼神又往窗外望去。「很多年沒見了,也不知道他們過的如何?」

  「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他們會幸福的,也許孩子都好幾個了呢?妳喝喝看,這是妳教我釀的,我學了這麼久,還沒有妳一半的功夫呢!」

  樓下忽傳一陣擾動,不久就見天寶匆匆地跑上樓來。「小姐!小姐!」他叫的可急的呢!天寶慌慌張張的差點就跌了一跤。

  「發生什麼事?」

  「小姐,妳看誰來了!」天寶身後跟了個小女孩,女孩梳了兩跟麻花辮,可愛得緊。

  小女孩用著不大清析的口語喊著:「乾娘!乾娘!」

  豪姬繞過圓桌,在女孩面前蹲下身子,撫著她細柔的髮絲。這娃兒不怕生呢!

  「小妹妹,妳叫誰ㄚ?」要真的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女兒,也是一樁美事!

  「在叫妳呢!豪姬。」一爽朗又熟悉的嗓音也隨之傳來。

  「飛雲!」這心中的震撼可不小啊!

  「豪姬姑娘,打擾了!」連嬋紅噗噗的臉蛋綻著笑顏,雙眸閃動著盈光。


      *      *      *


  「小娃兒,要不要吃糖葫蘆?」一大一小的身影穿梭在市集中,豪姬牽著小小的手,心中滿是滿足。

  市集上的小販見到豪姬牽了個小人兒,紛紛覺鮮。圍繞著小浣兒,拿著糖果餅乾逗小浣兒開心,銀鈴般的嬌笑聲不斷,這日傍晚兩人步行回「雲暖酒肆」。

  「豪姬。」豪姬一抬眼,對上一雙剛毅的黑眸。

  隨即那眼神漂往小浣兒身上,「小浣兒,今天開心嗎?」他輕拍她小小的臉蛋兒。

  「白衣叔叔!」小浣兒敞著小小的臂膀環著他的頸子,任由他抱起他小巧的身子。全然不畏生!

  「開不開心啊?小浣兒。」

  「開心。」童稚的笑聲彷彿是快樂的泉源,似乎差點讓他認為令她快樂就是他的任務。

  夕陽斜照著三人,豪姬瞇了瞇雙眼,面對的夕陽,朝這一大一小的人看去。

  人世間的情與愛,她看得很透。在經歷了這樣多飄搖地日子,以往心中掛念的也就只有飛雲,然而……何時,段介之也在她心中擺下一個位置。認識介之的日子不長,也只有那短短地三年。

  三年前,段家原是流通絲綺布綢的販商,發原地本在蘇州,而後遷徙到了京城,生意也越做越大。

  豪姬初到京城之時,「雲暖酒肆」開張沒多久就名震京城中貴族富商,許多王宮貴族、才子名流來往酒肆。

  一日,段家夫人差人送來請束,請豪姬過府,便說有項買賣想與豪姬姑娘商量,豪姬想想也無礙,便爽快答應。原來是段家老爺六十大壽將至,段夫人知曉段老爺甚為喜歡「雲暖酒肆」所出之酒,便請豪姬過府商量,想將段老爺的壽宴交由雲暖酒肆來打點。

  後來在壽宴上,段家不僅遣人送帖邀請豪姬,還將她視為上賓。她與介之便是在壽宴上認識的。壽宴上,介之當場作畫、題詩為段老爺做壽,豪姬便覺此男兒以後並定不凡。後來果真如她所料一般。

  介之是段家老爺一房小妾所出,段家子孫眾多,論出身、地位都輪不到他當家做主。段老爺長子跟隨他在商場上學習多年,本該是繼承家業的人選,只可惜後來在一樁大買賣上,受了騙,牽連上了官司,累了一家老小,段老爺為此氣出了病來,散盡家財才將官司擺平。然而,一波接著一波,段家家道中落後,許多人紛紛登門討債。那時介之已經常出入「雲暖酒肆」,與豪姬相交慎密。

  介之向她商借一些銀兩,還清了債務,他準備東山再起,重整段氏布莊。僅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便將向豪姬所借的銀兩包括利息全數奉還。段氏布莊也在商界中再度震名,每每有人談起,總少不了一陣噓唏驚嘆。

  段老爺這也才認清,介之這孩子才是盡得他經商本領的真傳,乃是商場奇才。遂隨他去,不加干涉,段老爺帶著幾位夫人、妾室回蘇州老家頤養天年了。

  在於某些特質上,介之與她確有相似之處,甚至是更甚她,論冷靜、論待人得體……抑或是對於自己心中的那人,他們所表現出的一面,都那麼地相似。只有靜靜地守候,唯有這樣才能讓心有了著落。

  就算在這樣大的家族中成長,也不見得人人都會受到一樣的待遇,段家子孫眾多顧得這也顧不得那,人人都想出頭得寵。見他和浣兒玩得如此開心,豪姬也看得出神。

  介之對她的心意,她又豈會不知道。而今她也看到了飛雲與連嬋鶼鰈情深,縱使該有多少的掛念也該放下了。

  「豪姬!」飛雲這一叫喚,才令她回了神。「浣兒跟著我們夫妻倆四處飄遊,如今就像找到玩伴一樣。」

  豪姬微微一笑,「介之這份赤子之心,自然是浣兒最好的玩伴。」

  浣兒看見親爹來了,急忙溜下介之懷中,撲到飛雲身上,「爹!」浣兒笑著投入父親的懷中,飛雲一臂將她抱起。這一張粉嫩的小臉上有他與妻子的特質,那雙遺傳自她母親的水靈大眼,是那樣有神漂亮。父女之間親暱的模樣,羨煞旁人。

  「走吧,嬋兒已經做好晚飯了,介之一同來吧!」


(以上故事中人物出自刀歌,著作權皆由原創者及播映電視公司所有,本人撰寫這故事沒有得到任何利益。)


,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