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VD_015.jpg  

  晚飯過後,雲暖齋上的閣樓,就見豪姬獨自一人坐望著天空的明月。

  「豪姬姑娘。」是連嬋。她跟著豪姬一同坐在閣樓木椅上,也望起天上一輪明月。

  「冬夜、明月,遇故人。這幾年妳和飛雲走過不少地方吧!」

  「嗯,浣兒出生後回過魁王寨,兩父女的都追崇自由,四處漂泊倒成的樂趣。」浣兒與飛雲是她生命中的驕傲,談起他們連眉梢也吐露著喜悅。「豪姬姑娘呢?幾年不見,卻顯得更是漂亮。」

  「經營了酒肆,生活過的平淡如意,也算了了我的心願。」

  「那.……段少爺呢?段少爺對你……」人人都看得出來介之對豪姬的心。只是,兩人都不提罷了。

  豪姬淺笑盈盈,「介之……我也不曉得自己對他是怎麼一回事。以往所保有的瀟灑,也被牽絆住了。」她吸了口氣,再道:「他對我……我對他……也不知道是誰在等誰?」

  「這幾年,飛雲一直都沒放下妳,雖然知道妳能想通、能克服的。飛雲還是希望能讓你的心得到自由,找到屬於妳的幸福。如今看到段少爺對你,我想飛雲也該放心了。」

  「介之與我太像,總只是靜靜的等待。我與他也似找到了個共鳴。」

  「他的等待,也許是讓妳有沉澱心的時間吧!」連嬋與飛雲一路走來,不僅年歲增長了,心也一樣成熟了。

  「或許吧!」飛雲與連嬋的出現,多了浣兒,也讓她的心放下了,又再有什麼牽掛呢?


        *     *     *


  「浣兒呢?」介之一人喝著酒,見到飛雲走來,另添了酒杯,也給飛雲倒了杯酒。

  「睡了。玩了一天,也累了。」

  「以往只聽豪姬提起你,江湖上也流傳著九天神龍諸事,荊山一戰更是廣為是人所談。如今一見果然不凡。」

  「過講了。」飛雲找位子坐下。「這幾年帶著嬋兒、浣兒四處遊玩,生活也愜意。此回拜訪豪姬,見到她身邊有你,也讓我心放下了。彼此之間還有些牽絆,見了面也就不存了。」

  介之微微一笑,說道:「豪姬……從遇見她後,我就發覺,她與我是那麼的相像。她也助我許多。她一直在等,等你的出現,就像你說的,彼此之間的牽絆,見了面也就不存了。」喝了杯酒,「我也一直在等,等五年、等十年……從我心裡知道我已經找到與我共伴一生的人,我就在等,總有一天她會明白的。」他會守候,一直地守候著她。

  總有一天豪姬能想通,她的心能自由,那也就能找到屬於她的幸福。又或許,現在她已經想通了。「  你與豪姬,的確很相像。」飲酒的兩人,伴著笑聲,也是另一種交心吧!


        *     *     *


  停留沒幾日,飛雲三人就說要告辭了。

  「這些乾糧,路上帶著吃吧!接下來想到哪?」豪姬將準備好的乾糧交給連嬋。

  介之也將懷中的浣兒交給飛雲。

  「打算上青雲觀,拜訪明空道長,荊山一役後,就沒見面了。之後再回魁王寨探望爹。」

  「代我問候宮寨主與明空道長,有空我會去拜訪他們的。浣兒,要聽爹娘的的話喔!」

  「浣兒會的。」浣兒依舊是她燦爛的笑容。

  「有空記得要常來,不然,豪姬可會念著你們的。尤其是妳,浣兒。」介之道出了豪姬的心意。

  「一定,保重。」

  「保重。」

  看著三人漸遠的身影,兩人的眼神也回到身旁的人。介之執起豪姬的手,兩人相視一笑。
  五年、十年……他們也會相守的。


( End )


(以上故事中人物出自刀歌,著作權皆由原創者及播映電視公司所有,本人撰寫這故事沒有得到任何利益。)

,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