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戀人忽然發現愛戀是由許多無法理喻和百思不得其解的頭緒糾成的一團亂麻,他失聲呼喊:『我想弄明白我是怎麼了!』

  ──〈我想弄明白〉羅蘭‧巴特 《戀人絮語》

什麼時後我翻起這本書的?
好像是在前幾的月前,在誠品無意間看到的,
那天我哭著,有些累,
坐在誠品的椅子上,《戀人絮語》直直的落在我面前。
一翻書,這一頁也直直的落在我面前,
那麼剛好,我心裡頭問的,我想弄明白。
一剛開始對戀人絮語這四個字的印象是在中國時報上的副刊,
每次每次閱讀這一系列的故事,
都是又悲又苦的,
也許特別是在又悲又苦的愛情中才容易讓人們感覺刻骨銘心,
安逸的日子總是讓人覺得理所當然,
好不公平。


重看聲聲慢發現原來早先在我看這本故事時,
作者就因為故事的主角要寫報告而引用過這篇文,
原來,在我一年前看聲聲慢時就讀過。


在羊那看了《藍色大門》
當初這部戲上檔時,嚷著想去看,
可惜在台南沒有上映,
看了藍色大門,
直接的讓我想到韓國電影《向左愛,向右愛》
向左愛,向右愛中,故事的主角也有名字倒置的情況發生。


志煥在寫給秀仁的信中提及向景喜表達的愛意,
原是想借此給景喜一個驚喜,
一切設想的那麼美好,可惜沒有估計到女生會有的妒意,
志煥將信交給景喜時,還不斷的叮嚀不准景喜偷看,
也不能和秀仁一起看,
從一開始,志煥對秀仁的一見鍾情還有表白,
都會令人直接連想到這封信一定是對秀仁表達愛意,
即使沒有這一段,以景喜的聯想力,
也一定會那麼以為信的內容,
景喜在把信撕毀的前一刻,我便說:她會毀掉它。
沒錯,當愛一個人時,就沒有辦法讓自己無私。


看這部戲時,前頭我雖然一直笑,
總無原無故想到在我的野蠻女友中車太賢的表現,
令我哈哈大笑,可最後哭得嘻哩嘩啦,
一如我的野蠻女友一般,
可惜《向》劇最後並不像野蠻女友一般有情人終成眷屬。

悲劇收場是我比較不喜歡的結局。

盈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